▊ 簡介 Introduction


 

 

成立中華民國嘉邑行善團的過程

郭淑芬

 

       民國五十七年至六十年以道路修補、埋水泥管及施米,當時有機車或汽車者都相載到目的地施工,回來再共同支付款額。民國六十年至六十四年主要帶領從事造橋者為林炳山先生,橋之繪圖是陳明德先生,收善款處有兩地;一是陳明德家,另一是行善堂。每一橋樑完工時都把贊助者列名冊再焚化之以稟報上天,郭淑芬當時是分擔林炳山先生的一些工作:如書焚表及抄錄名冊。在這期間對將進行之橋樑都是數輛機車十多人相載前往勘測,當時林炳山先生維持一原則就是每次所收之善款都與工程款相等(這期間有多座橋樑由鄉鎮公所補助鋼筋或水泥),就是不結餘款項。

       到民國六十六年中旬由於林炳山先生與陳明德先生理念相違致使分裂,一是行善堂專門施米及施棺;其二是陳明德處專門造橋,收善款處有兩地;一是陳明德家,另外是郭陳秀紋家,再由陳明德先生來收取善款,工程款之支付是陳明德先生全權負責,由於建造一座橋樑從勘察、測量、施工、挖地基、綁鋼筋、釘板模及週日義工之參與等施工過程,每逢週日或假日都是數輛機車十多人相載前往,在民國六十九年左右陳明德先生開始教郭淑芬繪圖(因為近十年來每逢週日或假日跟隨陳明德先生學習修建一座橋樑之過程,略懂如何修建橋梁),所以民國六十九年底至何明德(陳明德)先生逝世前之橋樑圖都是假郭淑芬之手(何明德從旁督導),分裂後之造橋團體還是遵照林炳山先生維持的原則,即每次所收之善款都與工程款相接近,如此作為只維持十多年,到民國七十七年左右由於報章雜誌的刊登所收之善款累增,每次均結餘數百萬元(每次造二至三座橋樑),繳善款人數約五、六萬份左右,每份一百元,直到嘉邑行善團獲得麥格賽塞獎之前後,繳善款人數暴增且違背了林炳山先生的原則,致使有數千萬元之累積結餘。數十年來郭淑芬輔佐何明德(也是嘉邑行善團),不遺餘力。

       在民國八十六年中旬,何明德先生發現身體肝臟出毛病,有意成立社團,交代郭淑芬開始找成立之資料,陸續尋找發起人三十多人,在這期間吳英雄先生與盧麗惠小姐的幫忙最多,於是成立嘉義市嘉邑行善團,只有嘉義市的人才是正式會員,其餘是贊助會員,成立不久,吳英雄理事長與張景揚總幹事起衝突就辭職,理事長由李昆山擔任,並且做的不錯,李昆山因操勞過度身體狀況很差,三年後改選由曾茂森任理事長。

       由於嘉邑行善團成立數十年,數萬人應該說都是會員,基於此郭淑芬才開始向內政部詢問有關嘉邑行善團提昇之問題,豈能料到嘉義市嘉邑行善團某些人不同意提昇,當然郭淑芬只得找黃塗德先生幫忙,經過幾個月的拜託,黃先生才勉為其難的答應,如今才有中華民國嘉邑行善團的成立。

       因此當初黃塗德先生絕對沒有當團長之意,所以請嘉義市嘉邑行善團、何李秋良女士與陳美智或外界不要誤解一個大好人,何況當初黃塗德先生,也有多次表示只要團結一起,願意將團長一職讓賢,兩單位均不願接受,為何等到現在中華民國嘉邑行善團稍有成果,就有成見並在暗中搞破壞,這實在沒有道理,難道我們要將嘉邑行善團發揚光大是錯誤之舉嗎?

       黃塗德先生曾說的一席話,非常有道理,他說:「外界稱我為團長,實在不敢當,因為我能力不足,且在我心中認為每個嘉邑行善團的團員都是團長,參加嘉邑行善團的行善工作,都是一群快樂的憨人,而我只是其中一位而已,所以假如有人願意擔任此職位,我隨時都可以讓賢」。

       黃塗德先生從小就加入嘉邑行善團的行列,且均有繳費證明,嘉義市嘉邑行善團與何李秋良女士跟陳美智說:「沒有在工地見過黃塗德先生,因此他不代表團員」,這是非常錯誤的說法,試想嘉邑行善團曾有貳拾幾萬人的輝煌記錄,我們有那位人士可以全部認識嘉邑行善團的成員呢?嘉邑行善團絕不是只有到工地協助造橋就是團員,而是每一位為嘉邑行善團付出心血的人,都是團員。

黃塗德先生為人慈悲善良、心胸坦然,處事光明磊落、又具備領導能力,是本人當初找他當團長最大的理由。本人奉勸關心嘉邑行善團的成員,最好團結一起,共同為行善而努力,若是無法團結,請不要在排除異己,作出一些是是非非的事,讓外界看笑話,影響嘉邑行善團的形象,大家應銘記本團至理名言,和氣同心、量力而為,安住善良、宏開善緣,身盡情理、性存天理,不分你我各自行善!走自己的路,不是很好嗎?

 

 



© 2017 中華民國嘉邑行善團 網址:http://www.chaiyi.org